分节阅读_116
作者:水千丞      更新:2018-09-30 01:41      字数:2454
       晏德江看了周翔一眼,“哼,小年轻谈恋爱,要死要活的,傻不傻啊?真有那时间精力,干点儿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屋里屋外没人出声,甚至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个年轻人,你回去吧,这是我们的家务事,外人就别掺和了。”晏德江看着周翔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一句两句话,就让周翔感到无地自容,他几乎是机械地站起身,木然地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腾地从沙发上窜了起来,一步挡在周翔面前,他抹掉眼泪,颤声道:“你不准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晏德江抬高音量,“反了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想推开他,手却使不上劲儿,他不敢看晏明修的眼睛,那眼神让他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绪走了过来,把晏明修拉到了一边,“你先让他回去,这么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行,哥,我不能让他走,他要是走了就不回来了怎么办。”晏明修还死死拽着周翔的袖子,就是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绪拍了拍他的脸,压低声音道:“你先松手,我给你想办法,松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他们,周翔一直不堪重负般低着头,耳根通红,整个人就像霜大的茄子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则偏执到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绪没办法,贴在他耳边说了什么,晏明修深深皱起眉头,最后才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跟触电一般收回了手臂,埋头冲出了门。晏明修母亲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起:儿子啊,你要心疼死我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接他来的车就等在楼下,周翔快步冲上了车,眼泪再也控制不住,决堤般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他靠在座椅上,伸手捂住了眼睛,泪水一直不断地涌出,他哭得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停地问自己,这么做对不对?对不对?如果不对,你有没有勇气回去?

       直到那辆车把他送到他家楼下,他也没有想出答案。只是每次想到他把晏明修一个人扔下,自己从那里逃出来了,心就跟刀割一样痛。

   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上得楼,进屋之后陈英诧异的眼神都没能让他回过神来,他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,一头栽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门外传来陈英担忧的声音,但她没有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闭上眼睛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,醒来的时候外边儿漆黑一片,周翔感觉脑门上有什么东西突突直跳,头特别疼,好像要裂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,呆愣地看着漆黑的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那外面什么也看不清,只是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   “翔哥,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翔哥,我就那么不可原谅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翔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脑海里反复回荡的,都是晏明修的声音、晏明修的脸,周翔感觉自己中邪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口舌干得厉害,他走出屋,想去厨房倒一杯水,然而一开门,他发现客厅的灯是亮的,陈英就坐在沙发上,翻看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听到动静,陈英转过脸来,哀伤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看了看墙上的表,已经半夜两点多了。他强打起精神,声音却依然死气沉沉,“妈,怎么还不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阿翔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做到陈英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他以为陈英一定会问他今天怎么了,他眼睛肿得看东西都难受,陈英不会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没想到陈英并没有问,而是指着她面前的相册,“这是你六岁的时候照的,那时候你爸爸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不明所以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“要是你爸爸没死,我也不用那么辛苦,你也不用那么辛苦。”陈英吸了吸鼻子,“阿翔,有时候,我都觉得要是我也早点死就好了,不用给你添那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妈,你怎么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陈英深深地看着他,“阿翔,那天妈说的话太重了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其实你喜欢他吧?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喜欢他?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喜欢他,但是他家能容下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,倒是已经有了很准确的答案,周翔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也知道。所以儿啊,你可千万别犯傻,别一脚陷进去拔不出来,那就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新年的七天假期,过得异常地漫长。周翔没有出过门,每天都在家里发呆。蔡威和兰溪戎打电话叫他出去,他也找借口推掉了。他把手机放在手边,他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人的电话,却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等到。

       那种焦虑感已经快要把他弄成神经病了。

       呆到第三天,陈英都看不下去了,递给他一面镜子,让他看看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看了一眼,他觉得挺好的,这小伙子天生长得帅,即使是颓废成这样,也很有味道。他想自嘲地笑一笑,扯出的笑容却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摸了摸他的头发,“你怎么这么傻呢,只要是你喜欢的,妈都愿意支持你,但是妈最怕看到你难受,最怕你受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握住了她的手,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背,“妈,你别担心,谁一辈子不还失恋几次的,给我点时间我就好了,你别把这事看得太严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安慰陈英,还是安慰自己。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这辈子不可能再像喜欢晏明修那样喜欢别人,因为他为了喜欢晏明修,已经拼上一条命了,这还有谁能让他做到那个地步呢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摇头叹气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没有等来什么电话,但他等来了一个人,是晏明绪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绪是直接在他家门外按的门铃,当周翔打开门的那一瞬间,他心头的情绪,就像翻涌的海洋,几乎将他溺毙。

       107、最新更新

       “周翔啊,谁呀?”陈英一边问一边从里屋走了出来,在看到门口的人的时候,她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绪和晏明修长得很像,只是年龄和眼神差别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立刻明白过来,“周翔,让人家进来吧,站在门口干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回过神来,“请、请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把晏明绪让进门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绪进屋后,打量了一下这个临时租来的小公寓,所有的情绪掩藏得很深,让人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指指他的房间,“进去说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