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_113
作者:水千丞      更新:2018-09-30 01:41      字数:3502
       周翔把文件摔倒了桌子上,他实在不敢看陈英质疑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用颤抖地手指指着那些雪白的纸,她的脸色就跟那些纸差不多,“那个两百万的存款记录,我记得很清楚,就在我生病之后不久,你说你找人借到了钱。周翔,你妈老了,但是不糊涂,这些钱是晏明修给你的吧?房子也是他给你的吧?你为了我跟他……你觉得你妈就能高高兴兴地活下去?!”陈英越说越激动,到最后基本是吼出来的,这么瘦小的女人,很难想象她能发出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深吸了一口,他试图解释,“妈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跟他早就认识,我是……跟他借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骗我!”陈英厉声叫道,“人家都找上门来了!周翔,你是个男人,你怎么能做这种事?我就是死我也不要你这么得来的钱!你……你不觉得丢人吗!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心里一紧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看着周翔煞白的脸色,立刻就后悔她说了那么重的话,她一下子抱住周翔,心疼不已,“阿翔,对不起,我不该怪你,不是你的错,是妈不争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哽咽道:“妈,别说了,这些事你都不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陈英哭道:“你怎么能不告诉我,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,你差点儿就死了,我发生什么事,我也不要你受委屈,我不要你受半点委屈,我要你堂堂正正地做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的心揪成了一团,眼前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晏明绪跟他来这手,把他叫出来,又找人给陈英施加压力,以陈英的倔强,很可能再也不肯治病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这个人抗打击能力强,汪雨冬让他那么憋气,他也没做过冲动的事,可如果晏明绪现在站在他面前,他一定要揍他一顿!

       周翔又气又急,,眼前都有些发黑。

       他当初怎么会那么自不量力,以为只要他和晏明修两情相悦,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,事实上如果当年真的走到了那一步,却恰巧是重重困难的开端。如此说来,他是不是应该庆幸他死得早?否则后面还不知道发生多少事,或者,他该怨他死得太早,如果能再晚个一年半载,他就会知难而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所有的事情都无法重来,他也不知道如果换做当初的自己,会如何选择,是为了晏明修死心塌地,一条路走到黑,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临阵退怯?他不知道,他真的不知道,如果没有发生后来汪雨冬的事,他会继续对晏明修一往情深,也许一个不小心做了个大情圣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他知道,换做现在的他,他恐怕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这件事果然带来了他最担心的后果,陈英坚持要求他把钱和房子都退回,否则不肯再继续治疗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没有办法,只好答应。可以他现在的积蓄,按照陈英那样的花钱法,根本也无法支撑太久。他想到向兰溪戎借钱,可陈英未必同意,而且这个人情债怎么还?

       想来想去,他又想到了自己的那套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只要把房子卖了,一切难题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没有想到,绕了一圈,废了那么大的劲,他还是要走到那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可现在就连那套房子都还不在自己的名下,除非晏明修同意过户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说来说去,必须见到晏明修,可晏明修怎么可能同意……周翔烦得想拿头撞墙。他已经许久不曾抽烟,今天却躲在阳台抽了好几根烟,烟头烫到了手,他都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   他抽了七八根烟,掏出手机给晏明绪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那头很快接了,周翔沉声道:“晏明绪,你来这手我真他妈瞧不起你,你找我就算了,一个六十来岁生了病的女人,你去为难她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   晏明绪在那头沉默了两秒,“我大概猜出你在说什么,不过不是我做的,我今天只找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冷道:“那还真是巧,你一把我叫出去,就有人上门找我妈了,这时间掐得怎么这么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个我要查查,查清楚了我给你回复。这种事,如果我做了也没什么不敢承认的,不过这个方法不好,我不会用。对了,我正要打电话给你,我现在在家,我跟我爸商量了,他允许你见明修一面,初二,我派车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去你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爸不同意明修出去,所以你必须得来。怎么,你害怕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不用激我,我确实有点害怕,你们家三代都是部队的,我怕我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说这话的时候是很认真的,晏明绪却以为他在说笑话,还笑了一下,“你想太多了,真要收拾你,我来就够了,不用把你弄家里去。一会儿把地址发我手机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弄成这个样子,陈英和周翔都没有心思去过年了,他给兰溪戎打了电话,说陈英病情有变化,要留在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兰溪戎听了之后很失望,坚持要过来陪他们过年,周翔怎么劝业没用,只好让他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听说兰溪戎要来,强打起精神把王阿姨的房间收拾了出来,让给他除夕夜住。

       由于受到了刺激,陈英的情绪一直很低落。兰溪戎过来的时候,发现了她的不对劲,不过鉴于她是病人,也没多心,只有周翔知道是怎么回事,看着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,常常用一种愧疚痛苦的眼神看着他,他就特别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这还仅仅只是开始,晏家甚至没有真正开始对付他,以后呢?继续走下去的以后呢?

       周翔站在冷风嗖嗖的阳台上,看着窗外的月亮。今天是除夕夜,外面热脑非凡,这是一个不夜城,到处是鼎沸的人声、车声,把节日的气氛推到了最高点。可他觉得自己完全无法融入其中,他的眼前不断浮现晏明修的脸,每一个表情都让他揪心。

       很多时候他不敢承认,可他却骗不了自己,从当年到现在,从始至终,他对晏明修的那种喜欢一直没断过。

       只是有太多的情绪,已经超越并压制了他对晏明修的感情,他没有骗过晏明修,他是真的、真的不想再和晏明修好了。死过一次带来的好处就是,上辈子得不到的,现在他已经不再执着。

       他只想离晏明修远一点,确保自己安稳地过下去。也许再找到一个喜欢的人并不像他想的那么难,至少比再拿自己的未来去赌要简单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“翔哥?”

       背后传来了一声轻叫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一转头,见兰溪戎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“翔哥,你跑外边儿吹什么风,外边儿多冷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笑了笑,掐灭了烟头,转身进屋了。

       兰溪戎看了一眼周翔扔在一个废旧花盆里的烟头,满满一下子,足足十多根,他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翔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看了看烟头,“好久没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以前抽烟没这么凶,有什么烦心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是因为晏明修吗?”兰溪戎定定看着他,明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也没避讳,点了点头,“溪戎,在你眼里可能很难理解我,我也没法跟你解释,反正……我和他纠缠这么多年,可能冥冥之中真有点儿命运的味道,你说要是真有命运这东西,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,都已经是安排好的了?其实我做什么,都会导致一样的结果”

       兰溪戎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我怎么也来文艺范儿了,太瘆人了哈。走吧走吧,进去吃饺子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兰溪戎拉住了他,低声道:“翔哥,我知道你喜欢他,其实我一直知道。你的眼神,你的行为,从头到尾,我知道你喜欢的都是他,哪怕你说你不会再跟他好了,我都觉得你是在自欺欺人。可是翔哥,你自己也明白的,你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就算你能原谅他,你就能跟他厮守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苦笑,“我知道,我比谁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翔哥,我知道咱们俩缘分已经过去了,当时是我没抓住,现在我再怎么努力,也没法把你拽回来,我现在想想还很难受,但是我不会再逼你了。只是,我希望你能理智一些,我不想看到你痛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拍了拍他的肩膀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有命运这种东西,他还反抗做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毕竟有什么东西在戏弄着他们,晏明修曾经把他当成汪雨冬的替身,等他重生到这个身体,一切的轨迹都重合了,相似的历史再次上演,只不过,这一次他成了自己的替身,是有人拍了一出好戏,还是世上当真有这样的巧合?

       周翔觉得太累了,有时候人活得太明白,真不如稀里糊涂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三个人过了一个不算热烈的年,他们吃完饺子,早早就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初一兰溪戎有工作,一大早就走了,周翔起来做做家务打发时间,陈英则看着电视发呆,一天居然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初二那天晚上,他终于等待了晏明绪的电话,说车就在他家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换上衣服,下了楼,坐上车,那个沉默寡言的司机从头到尾都没和他说过一句话,只是把他送进了使馆区附近的一个军区家属大院。

       车停在了三层别墅前。他下了车,门口有小兵站岗,有个管事一样的人在等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