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_76
作者:水千丞      更新:2018-09-30 01:41      字数:2888
       周翔抓着他的手,转过了身来,叹道:“小谭,谁活着都不容易,也许你以前真的喜欢我过,我可能也真的喜欢过你,但是……不管你信不信,我确实不记得了,所以,很抱歉,我不能再和你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谭殷怔怔地看着他,泪水在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滚了下来,眼神似乎非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拍了拍他的脸蛋,“你现在这样挺好的,早晚能碰到和你志同道合的,我就不掺合了,我话就到这里,而且我是认真的,所以,咱们以后就保持同事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露出歉意的表情,朝他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谭殷看着他远处的背影,渐渐低下了头,握紧了双拳。

       两个小时后,周翔跟着摄影组爬上了一个山头,这个山头作为其中一个拍摄地点,导演要求他们观测一下日落之后的景色,明天就要开始拍摄了,大家的任务都很重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离开后,谭殷去了汪雨冬的房间,毕恭毕敬地道:“冬哥,你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汪雨冬“嗯”了一声,喝了口茶,“听说你刚才跟周扬在一起,说了很久的话?”

       谭殷一怔,“是。”他觉得汪雨冬好像说错了周翔的名字,不过他没有指正,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们……都在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现在,你们以前认识。”这话的语气分明是肯定句。

       谭殷忙道:“以前,以前我们签过同一个模特公司,那时候确实认识,不过不是很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行了小谭,我要签一个人,你觉得我会不摸透他的底子吗?你和他好过,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谭殷额上冒出了冷汗,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年轻人嘛。”汪雨冬温和地笑了笑,“你别紧张,都是以前的事了,我知道你现在是很听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谭殷抬起头,迷茫地看着汪雨冬,“冬哥,您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,他和我小舅子走得有点儿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谭殷不知道汪雨冬为什么说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汪雨冬声音有点冷,“这件事,我需要知道的更多一些,晏明修呢,他不喜欢女人,你别惊讶,我告诉你,未必是好事,不过我料你也没胆子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冬哥,我绝对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我毕竟是他姐夫,这方面的事情,他要替他姐姐看着他点儿,不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想往他身上贴就往他身上贴。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,帮我确认一下他们俩的关系,这个我不好直接问的,你明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冬哥,可是……我跟周翔并不熟,我怎么确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汪雨冬正在思考这个问题,突然他觉得刚才谭殷说的话有哪里有点儿奇怪,“等一下,你叫他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谭殷愣了愣,“周翔啊?”

       “周翔?他不是叫周扬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冬哥,我们说的是一个人吗,就是现在晏总的代理助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就是他。”汪雨冬沉下脸来,“他叫周翔?哪个翔?”

       “飞翔的翔。”

       汪雨冬啪地一声把茶杯摔在了大理石地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谭殷吓得浑身一抖。

       汪雨冬气得脸色都变了,那个小替身叫周翔?居然也叫周翔?这个晦气的名字,为什么就是这么隐晦不散!

       他愤恨地掏出了手机,在电话号码本里翻了半天,终于翻到了蔡威的名字。前后一想,他就能明白怎么回事,这个小替身没那么大胆子骗他,肯定是蔡威唆使他的,否则他根本不会用另一个叫“周翔”的替身。

       蔡威的电话一时没打通。

       汪雨冬忿然挂了电话,对着谭殷阴冷地说,“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确定他和晏明修的关系,然后马上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谭殷神色异常慌乱,只能唯唯诺诺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72、最新更新

       周翔凌晨四点多就起来化妆了,像他这样没有专属化妆师的小演员,必须早起,不然会耽误拍摄进度。

       他离开房间的时候挺困难的,晏明修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病,说挨着他能睡着,所以半梦半醒的时候不让他走,他从醒来到离开床,就花了十多十分钟的时间,直到晏明修清醒过来,看清楚是他,才放开手。

       汪雨冬就在隔壁的房间,他不知道晏明修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,但至少不会太好受。

       以现在的身份跟晏明修相处得久了,他反而心平气和了很多,对晏明修也无所谓恨不恨了,怎么说晏明修给了他钱,让他和陈英不至于陷入绝境,至于替身不替身的,晏明修一开始就说清楚了,他反而觉得这样好,痛快。如果晏明修以前也是直白地告诉他“我们只是炮友”,那么后面的很多事都不会发生了,他还不至于蠢到那份儿上,所以这么明明白白的,周翔觉得很好。他和晏明修只是等价交换的关系,他只要记住这一点,他就觉得自己全身都武装起来了,谁也侵害不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最近唯一让他比较烦闷的就是那个谭殷,那天的谈话也许起到了一点效果,但显然不明显,谭殷依然有意无意地接近他,周翔怎么也是娱乐圈的老油条,谭殷说得那些话,也许有几句是真的,但是以他对这类人的了解,谭殷是有别的目的的,而这个目的多半跟晏明修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想就忍他这些天,电影结束后就能摆脱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五点左右化完妆后,周翔就等在他们包下的宾馆里,宾馆一楼的其中几间客房被改成了化妆间和休息室,周翔斜靠在床上,裹着外衣昏昏欲睡,这时候,他感觉什么人靠了过来,鼻子里闻到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味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睁开一只眼睛,见是谭殷,就闭上眼睛,不想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谭殷靠在他旁边,小声说,“周翔,借我下手机吧,我手机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周翔巴不得他离远点,于是掏出手机扔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谭殷一把拿过了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正困得迷迷糊糊的,开始没反应过来,等了十多秒钟,怎么也没听身边有什么动静呢,他睁开眼睛一看,谭殷居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快步跑出客房去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他想起来前几天晏明修发给他的短信他忘了删,尽管短信内容看不出什么,但如果被有心人看到,他还是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走廊里面根本没人,周翔裹紧了大衣,抓着一个从宾馆大堂过来的人,问他有没有看到谭殷,那人说谭殷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急忙跑到了宾馆外面,果然看到谭殷站在门口不远处,正低头摆弄着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走了过去,“小谭。”

       谭殷猛地转过头,急忙在手机上按了几下,那老款的手机他似乎不知道怎么用,捣鼓了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走过去,一把抓过了手机,挑眉道:“你不是要打电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外面信号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打开手机屏幕,发现屏幕果然停留在退出收件箱的页面,他哼笑一声,“那你怎么还不打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这那个年代的破手机啊,我不会用。”谭殷的目光有些飘忽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道:“你说号码,给你拨。”

       谭殷愣了愣,“算了,不打了,太冷了,我想进去了。”说完就想往宾馆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,直接把人按在了墙上,他真的有点恼了,这个谭殷三番五次的老来招惹他,是不是吃饱了撑的。

       谭殷的神色有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冷道:“你究竟想看什么? 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