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_7
作者:水千丞      更新:2018-09-30 01:41      字数:3969
       他有点儿可惜地叹了口气,越过还在寒暄的俩人,进化妆间卸妆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一个男的也不怕折腾脸皮,那卸妆油蹭了半天,洗把脸就完事儿了,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已经走了,汪雨冬正在化妆,他走过去问小刘,“你们还得加班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刘哭丧着脸,“是啊,你是结束了,我们……”他朝汪雨冬的方向努努嘴,压低声音道:“我们不还得伺候他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幸灾乐祸地笑笑,“那我可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刘撇着嘴看了一眼,“你走吧,你走了,就再也别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拍了他脑袋一下,笑骂道:“滚蛋,我可回家泡热水澡、吃零食打游戏去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话说得特大声,引来周围所有人的抱怨,周翔松了松肩膀,感觉放松不少,他哼着小曲儿,一手插口袋,一手转着车钥匙圈儿,往停车场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正在路口拦出租车。

       他刚下飞机,家都没回,打听到汪雨冬的行程后,提着行李就跑到剧组来了,他姐给工作人员说了一声,放他进去了,他为了给汪雨冬一个惊喜,没给他打电话,就那么等着,虽然等了三个多小时,可是能看见汪雨冬就值得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想着汪雨冬温和的眉眼和嘴角噙着的笑容,就感觉什么疲劳困顿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说他和他爸晚上有饭局其实是骗人的,他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,加上赶飞机等飞机的时间,已经快二十个小时没休息,虽然他不至于扛不住,但他不想在汪雨冬面前显出疲态来,所以打算先找个酒店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点儿正是下班高峰期,出租车要么满载,要么赶着交班,他等了十多分钟都没一辆车停下。晏明修困得眼皮子直打架,有点儿火了,想打电话叫司机过来接,又怕他妈念叨他下飞机不先回家。他本来打算装着明天才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正在犹豫的时候,一辆大众在他眼前停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降下车窗,露出爽朗地笑容,冲晏明修和善地说,“上哪儿啊,我送你一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辨认了两秒,才想起来这是汪雨冬的那个武替。他之前见周翔的时候,周翔穿着古装,画着浓妆,现在没了那个造型,一时还真有些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他的脑海中立时想起了周翔那和晏明修极为相似的背影,就连他自己都能搞混。周翔舞剑时候那灵活的身段不时跳跃在他眼前,一下午的时间,他基本就是在看着周翔拍片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微微蹙眉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儿,明明这个人也没招惹他,但是他对这个人就是有些抗拒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笑道:“这个点儿你打不到车的,你看那天色,马上要下雨了,我下班了没事儿干,送你一程吧。”周翔看出他的犹豫,啼笑道:“你怕什么呀,我这车吃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一时也找不出理由拒绝,就点点头,“那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拉开后备箱,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,要给晏明修提行李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觉得他这殷勤得有点儿不对劲,就抓着行李道:“我自己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打开后备箱的盖子,指指那杂乱的空间,“不好意思,东西有点儿多。”他是户外运动爱好者,车上有很多没来得及收回家里的装备,晏明修的行李不算大,但是放进去还稍微有点儿挤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矮下身,把自己的东西一件件往里面归拢,给晏明修的行李空出个位置来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看着周翔短短的发茬,宽阔有力的肩膀和修长的脖子,不禁有些失神。这个人的背影,怎么能跟冬哥这么像呢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把地方倒出来之后道:“来放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把行李放了进来,俩人坐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笑着伸出右手,“我叫周翔,飞翔的翔。”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浅浅一笑,跟他握了握手,“我叫晏明修。”

       ☆、第七章

       “去哪里呀?”周翔看着他正在拉安全带,白皙的手背和修长的手指都非常性感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刚想开口说附近的酒店,他的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掏出电话一看,是他姐姐晏明媚打来的,晏明媚让他先去她那儿住,明天一起回爸妈家。晏明修非常不想去,他很抗拒从晏明媚嘴里知道她和汪雨冬的一切,但那毕竟是他姐姐,他也想不出理由拒绝。于是挂上电话后,他说了一个三环小区的地址,那是晏明媚为了方便上班买的房子,工作日基本都住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笑道:“离我家不远呀。”他调转车头,从停车道挤进了拥堵的主干道。

       车刚开出去不久,果然下起了雨,晏明默默看着窗外昏暗的天空,并没有和周翔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倒也不觉得尴尬,就跟他搭话道:“你是汪雨冬的粉丝啊?”看下午晏明修对汪雨冬那个热乎劲儿,他在明星粉丝身上看到太多回了,一点都不觉得奇怪,他就是觉得有点儿可惜,这个男孩儿看着挺冷淡的不爱搭理人,却唯独对汪雨冬那么热情,这就是大明星的魅力呀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当然不会跟一个外人说汪雨冬是他姐姐的男朋友,他就敷衍着说,“嗯,我是冬哥的粉丝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签了哪个公司了?”周翔猜测晏明修肯定是哪个公司刚签的新人,要不然就算长得再漂亮,也不能虽然出入片场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不明所以,“什么哪个公司?”

       “经纪公司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这才反应过来,“没有,没签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惊讶道:“你还没签?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公司,我们公司规模不大,但财力人脉在圈子里都算上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终于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了,就解释道:“我不签哪个公司,我不当明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愣了愣,才意识到自己想错了,他笑道:“不好意思,你长这么帅,我以为你是新出道的呢,可惜了,以你的条件绝对能红。”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心不在焉地说,“我没兴趣。”他见到汪雨冬的好情绪被他姐一通电话彻底搅合没了,他知道,在汪雨冬心里,他永远只是女朋友的弟弟,可是对他来说,远不止如此……

       周翔见晏明修爱答不理的样子,觉得有些无趣。虽然他心里痒痒,想试探晏明修两句,不过人家都对自己完全没兴趣了,就算是GAY又怎么样。同性恋就那么回事儿,俩男的要是看对眼儿,彼此早就发觉了,谁有那耐心挖掘对方的内在美呢?周翔心里虽然觉得有些可惜,但他不是小肚鸡肠的人,能在拥堵并下着大雨的回家路上有这么一个绝色美男相伴,已经是件挺美的事儿了,他心里意淫下就算了,嘴巴还是关严实,老实开车吧,免得惹人烦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周翔也就不再自讨没趣和他说话了,但为了缓解车里的尴尬气氛,他把音乐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车已经进了五环,正以乌龟爬的速度往前挪,今天正是周五,又下大雨,拥堵的程度可想而知。豆大的雨点打得车身啪啪作响,车里正在放着一首舒缓的英文歌曲,在密闭的车厢里静静地回荡,车内车外仿佛是两个世界,他们清晰地感觉到,在车内的这个世界里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这感觉非常奇妙,晏明修忍不住扭过头,看了周翔一眼,周翔正一手握着方向盘,一手支着下巴,手肘拄在车窗边缘,百无聊赖地看着前方浓浓的雨雾,眼神没有焦距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算不上帅气,但是长得很有男人味儿,身材又好,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纯男性的魅力,他的侧脸尤其吸引人,跟汪雨冬有一些相似,只是比起汪雨冬的精致俊雅,周翔的长相气质就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心里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,使得他看了周翔两秒还没移开眼睛,周翔感觉到了他的目光,侧过脸来看了他一眼,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透出一种难言的暧昧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一怔,立刻读懂了那眼神里赤裸裸地渴望。他慢慢扭过头,重新看着窗外,在考虑了几秒后,他淡淡地说,“去你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回轮到周翔怔住了,他一脚踩在刹车上,有些心惊肉跳地看着他跟前车那危险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后面的车开始不满地飙起了喇叭,周翔缓缓松开刹车,让车继续往前滑,他保持着震惊,忍不住笑了笑,“行啊,我家还近点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心里雀跃不已。他本来以为没戏了,至少晏明修这么淡漠的样子,第一次肯定是没戏的,周翔本来连他电话都不打算要了,没想到一下子峰回路转,晏明修居然主动开口了。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,能跟这样的极品做一回,够他回味好久了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给晏明媚发了条短信,说自己不过去了,然后就关机了。他一点都不想去他姐那儿,一想到汪雨冬曾在那儿睡过,却不是跟他,他就倒尽了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本来周翔挺享受有美男相伴的塞车时光的,结果现在归心似箭,恨不得马上到家。可惜他不能飞过去,还是只能一点点跟着车龙往前挪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的父母和一个弟弟是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出车祸去世的,他爸原来是个国企的副厂长,厂里当时效益好,给他们家分的房子在北二环,七十多平米,当初大家都差不多,也没觉得有多好,可现在这个地段的房子,都涨到两万多一平了,房子是老房子,旧了些,但能在北京城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,周翔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把车停在楼下,雨已经很小了,周翔快速地打开后备箱,晏明修刚从车上下来,他已经拎着晏明修的行李跑进了门洞里,他甩了甩头发上的水,“二楼的灯坏了,你小心点脚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打量了一下楼梯间,墙壁最近刚粉刷过,刷得很粗糙,这种老房子基本就是拿腻子粉直接往上盖,盖住那些岁月的痕迹,越盖越厚。他看了眼行李,“我自己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矫健地迈上楼,“别客气了,你这行李轻飘飘的,再说我家就在三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二楼的灯果然坏了,平时还有还有月光,今天下暴雨,根本看不着月亮,周翔对这楼道太熟悉了,闭着眼睛都能上去,他怕晏明修摔着,就想掏出手机给他照亮。结果手机没掏出来呢,他先被晏明修的箱子绊了一脚,鞋底都是泥水特别滑,这一下没站稳,往下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晏明修就在他身后,一把揽住了他的腰,另一只手抓住了楼梯扶手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也及时抓住了扶手,他整个背都靠在了晏明修怀里,他不好意思地回过头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