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_4
作者:水千丞      更新:2018-09-30 01:41      字数:3840
       陈英惊讶道:“小蔡,你认识他呀?”

       蔡威闷闷地说,“嗯,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了?不是好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蔡威勉强笑了笑,“阿姨,娱乐圈很乱的,没几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忍住了向蔡威打听晏明修的冲动,他知道的越少越好,最好能让晏明修彻底消失在他的生活里。

       屏幕上名表的广告消失了,周翔暗自松了口气,心尖上的战栗却并没有消失。他实在是没有办法,得罪汪雨冬、和晏明修翻脸、失足跌落悬崖,这些让他彻夜难眠的冲突,对于他来说,都仅仅只是不久前发生的,他需要时间,他现在最需要的,就是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蔡威把他们送回家后,陈英扭捏了半天,才不好意思地说,“小蔡,按说陈姨应该请你上去坐坐,但是这房子是我租的,太简陋了,我也不好意思让你进去,今天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蔡威皱了皱眉头,看了看这个老旧的居民区,地方偏,周围环境差,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,他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,陈英为了给周翔治病,把所有积蓄都用光了,还欠了不少钱,周翔虽然醒了,可母子俩的辛苦生活也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蔡威走后,陈英带着周翔上了楼,这个七层板楼少说有二十年历史了,楼道昏暗、楼梯狭窄,墙面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租的这个四十多平米的小房子,只有一个卧室,她尽量把屋子收拾的很干净,但依然掩盖不了主人家的拮据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笑着说,“我把卧室收拾出来了,又买了张床,以后我睡客厅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连忙道:“妈,我睡客厅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行,你刚出院,还要养身体呢,我睡医院的板床都睡习惯了,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道:“妈,没这道理,我不可能让你睡客厅自己睡卧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俩人争执了几句,陈英拗不过他,只好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冲了壶茶,并拿出了一大扎相册,来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陈英缓缓地给他讲着周翔的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是个皇城根儿下长大的普通孩子,父亲是公务员,母亲是个会计,原本生活过得不错,可他爸爸在他上大学的时候过世了,他又在二十四那年出了意外,陈英的生活究竟充斥了多少痛苦和辛酸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他对周翔的过去并不十分感兴趣,可是知道的越多,他就越同情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说着说着,也哭了起来,“我的命真是不好,我就要撑不下去了,儿子啊,还好你醒过来了,要不然妈真的撑不下去了。”两年的时间,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的奇迹,一直支撑了两年,这个瘦弱矮小的女人,比她外表看上去坚强无数倍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揽着她的肩膀,让她在她最重要的儿子的怀里,哭了个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陈英发泄完情绪,挺不好意思的,看着周翔健健康康坐在自己面前的样子,又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问道:“妈,我住院这段时间,你欠了不少钱吧,你把帐拿出来,咱们对一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一提到这个,陈英的脸又黯淡了下去,她犹豫了一下,站起身,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本账本,账本里所有的借款条都工工整整地用别针夹着,陈英不愧曾经是会计,整理政务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   她重重叹了口气,“开始家里还有些积蓄,但是你住院花费太大,我把咱家两套房子都卖了,当时的房地产形势不好,要是这两年卖,能多拿将近一百万,可是当时急着用钱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翻了翻那些厚重的借款条,沉声问道:“妈,一共欠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陈英吸了吸鼻子,“我一个月退休工资才两千多,后来我就到处找人借钱,亲戚、朋友、同事,都让我借遍了,人家一看是我电话,都不接了……”陈英哑声道:“现在一共还欠着三十七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三十七万……

       周翔算了算自己以前的积蓄,如果不算房子和车的话,存款有二十万左右,房子是以前他爸单位分的老房子,不过地段很好,两年前就能卖到一百三十万,车子是个二手的,卖也就能卖个两三万,房子不能卖,他和陈英还要住,其他的凑一凑,还清三十七万并不难……周翔正在打着算盘,不经意间瞥到了一个相册上的照片,他猛地醒悟,他已经不是那个周翔了,他已经“死了”!那些存款和财产,究竟怎么处理,谁给他处理的,他一概不知,他又怎么能以一个陌生的身份去要回自己的财产呢?

       周翔一身冷汗都下来了,这么说,他不仅变成了一个穷光蛋,还是个背负三十七万债务的穷光蛋?

       陈英见他脸色难看,自己也愁容满面,儿子醒过来了,可艰难的生活远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看了她一眼,尽管这个女人不是他的母亲,可他认为自己有责任照顾她的后半生。因为他占据了她儿子的身体,让她其实是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儿子,而他获得一次宝贵的全新的生命,他不能只捡好的,也该担负起这个生命需要担负的责任和该尽的义务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收拾好心情,合上了账本,“妈,你也别太着急了,咱们俩都活得好好的,钱是人挣得,债总有还清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陈英勉强露出笑容,“你说得对,咱们要积极乐观,你醒过来,妈就看到希望了。明天你跟小蔡去工作去吧,我也找找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握了握陈英的手,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一晚上都没睡好,翻来覆去地想着怎么弄钱,最后决定尽快查清楚他死之后自己的财产处置情况,再想下一步打算。到了早上他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,起床之后他发现,昨天一晚上都没有想起晏明修,这真是个好现象。

       他洗了把脸,换好衣服,出门去蔡威的公司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☆、第四章

       周翔很早就到公司了。

       蔡威现在是公司的常务副总裁,是他们老板的左右手,什么都管,老板常年不在北京,公司的事情基本都是他在张罗,这几年他无论是人脉还是在圈子里的地位,都不是两年前可以比的了,所以给周翔安排一个工作,是轻轻松松的。

       两年前,不,对周翔来说,不过是上个月,他也是这个公司的一员。以前蔡威给他介绍的活儿,抽成抽的都是最低的,对他非常好,他在公司呆的时间久,人缘好,公司的员工跟他关系都不错,所以他非常喜欢这个公司,能重新在这里工作,他觉得这是个挺好的开端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在办公楼里碰到了几个以前认识的同事,他生生忍住了和这些打招呼的冲动,在那些人眼里,他是个完全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蔡威把周翔带进他办公室,笑着请他坐下,然后自己接了个电话,接完电话后,拿起钥匙跟他说,“走,我带你去那个摄影棚看看。我们王总投资了一千多万弄这个摄影棚,目前在北京算是很大的了,现在每天都能接到不少活儿。你去呢,先干些杂活,别怕累,在这种地方多活动,指不定哪天就能捞着一个拍广告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笑了笑,“威哥,我现在有份儿活儿干就行,别的我现在就不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蔡威赞赏地看了他一眼,“好,你这个年纪不浮躁,挺难得的。你好好干,只要有机会,威哥肯定帮你,我知道你和你妈不容易,为了给你治病,肯定花了不少钱,慢慢来,日子怎么都要过的,以后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翔有些感动。虽然在外人眼里,蔡威又严厉又刻薄,身上带着一种奸猾和老辣,但是周翔知道,这是他为了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里立足所做的伪装,蔡威其实是个很重情义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蔡威开车拉着他往通州方向跑,把他拉到了那个六环边儿上的新建的摄影棚。他们老板包下了这个大楼的一到四层,总面积一千多平米,里面改装成了一个大型的摄影基地,每一层分两个区,每个区的主题都不相同,而且随时可以进行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一进大楼,就看到有几个高挑的模特穿着清凉地走来走去,脸上画着夸张地大浓妆,这些俩人都见怪不怪了,直奔了二楼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经过一个正在拍家庭情景喜剧的剧组,然后走到另一边专门拍摄特效电影的功能区,现在在拍摄一个科幻广告,男模健美的身材包裹在白银色的紧身衣里,吊着威亚在空中飞来飞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阿六。”蔡威招呼一个白胖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叫阿六的人连忙跑了过来,热络地叫了声“威哥”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人周翔不认识,可能是新进公司的。

       “给你介绍个人,是我老家的一个弟弟,你在这儿给他安排些活儿,他刚出院没多久,活儿别太重了,尽量让他把摄影棚里所有的东西都学会了,看你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,没问题,威哥您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蔡威对周翔说,“阿六今年二十四吧,比你还小两岁,你就叫他阿六吧,他是这里的一个后勤,什么杂事都管,你跟着他,多学点东西,以后有机会独立当策划、剧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阿六。”周翔笑着跟阿六打了个招呼,然后冲蔡威点点头,“谢谢威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他刚毕业的时候也是混迹在摄影棚和各个片场,这些东西都是他非常熟悉的,论经验,他比谁都丰富,能干回自己的老本行,虽然辛苦,但至少游刃有余,他愈发感激蔡威对他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下午还有事,中午就不跟你吃饭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威哥你不用管我,我能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阿六笑呵呵地说,“威哥慢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阿六是个自来熟,对谁都带着一张笑面,蔡威走了之后,阿六就把周翔领进了摄影棚,简单介绍了几句,“新来个哥们儿啊,帅哥啊,大家别眼馋啊,好好工作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在忙活的几个人笑骂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一眼扫过去,竟没有一个他认识的人,圈子里人员流动性大是事实,可不过短短两年时间,已经一个熟悉的面孔都看不到了,这让周翔不禁感到惆怅。

       周翔大大方方地笑了笑,“我叫周翔,以后大家多照应啊,小弟谢谢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周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