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页
作者:暮色多情      更新:2021-10-20 08:29      字数:1748
       可恨,可恨自己又这么不争气的爱上了这个人。WWw.BIqushu.nEt笔趣阁明知无果,却还要飞蛾扑火,一厢情愿……

       她抽泣着,将自己满是泪水的脸埋在膝上,声音里带着哽咽,心碎到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一阵,云舒端了菜过来放在桌上,他看“凝袖”盖着被子已经睡下,不便打扰,所以轻轻问她:“凝袖,你睡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她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云舒知道,她没有睡着,只是不愿看见自己,他理解,所以就又退出房间,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关上门的那一刻,容月再没能控制住眼泪,轻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就这样浑浑噩噩半睡半醒过了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云舒端来一碗粥在门外叩了许久,但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他担心会出事,就自作主张推开了门,犹见“凝袖”还躺在榻上,迟迟没起身,他没有多说,走过去把那碗粥放下。昨晚的饭一口没动,他看在眼里,愧疚在心里,终是没忍住关心一句:“凝袖,我知道你恨我,但是,你还是要好好保重身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没有应答。

       如果说之前在湖边的心情不是心如死灰,那么现在应该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她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了,再待下去,她会疯的。

       忍着全身的酸痛,她勉力推开房门,一束柔和的光线撒在她身上,有些晃眼,她就抬手去遮。好不容易适应了,她扶着墙沿,一路往药园走,好多天前这条路还不那么长,怎么今天却似长了很多倍一样,有点远。

       刚穿过游廊,不偏不倚迎头撞上了行色匆忙的杏子。杏子本想发火的,可一见是云舒特意吩咐过的客人,心中那团无名火瞬间熄灭。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极单纯了的看向容月,“仙上这是要去哪儿?可要杏子引路?”

       容月一怔,微微睁大眼,她马上避开视线,唯唯诺诺低语着:“不用了,这里我熟悉。”

       杏子歪着头,抓了抓头发,心中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一路走下来畅通无阻。容月就这样静静地立在湖边,仿佛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她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,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云舒,如果云舒知道自己不是凝袖而是那个厌弃的小灵芝jīng,想必他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温言软语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或许。离开才是对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第42章 魔窟

       这里是地狱yīn司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容月昏昏沉沉醒过来,记忆只停留在腾云离开云宫时,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一yīnyīn冷冷的低语声在她身侧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容月冷不丁吓了一跳,得见身边正侧躺着一个穿着**露紫棠色衣衫的男子,线条清晰可见,容月当即如见了鬼一般吓退起身下了榻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你谁啊?!”

       崇崖莫名觉得好笑,怎么她这人竟是个一夜风流便抛诸脑后的恶女?便是装失忆,未免装得也太不像了。不过他还不急于戳破,甚至是跟她玩起了蝴蝶捉花的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“夫人,你忘了,我是你的夫君啊。”他的笑总是渗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“夫君?夫人?”她怎的不记得几时成了亲,还有这么个yīn阳怪气的夫君。

       不对。这人我记得,他是那天在神魔岭险些杀了我的人!那张脸,我不会忘!

       他是在诓我?

       容月掂量一下,凌霄说话做事总是带着一股怒气的,可别在这魔头面前露了怯才是,于是她鼓足了勇气直视着崇崖,坦然道:“我……我几时跟你成了亲?你可别在这里信口开河!”

       “信口开河?”他轻佻一笑,一个闪身之术便窜到容月跟前,几乎脸贴脸那种距离,吓得容月跟着心惊肉跳,差点在他面前露了怯。

       在他面前容月像是一尊泥菩萨木偶般讷讷站着,不敢笑也不敢大声喘气,比坐如针毡还煎熬百倍,只能任由这魔头拈了她的头发丝闭眼嗅着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“夫人与本尊可不仅仅是一夜夫妻情,夫人说过,夫人的心此生只属于本尊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该死,那个凌霄不会真的这么说了吧!

       她正思忖着该如何回答,崇崖却是等得不耐烦了,他忽然朝容月伸出手来,一股魔力暗流涌动,促使着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滑了过去。一下子美人失了重心倒在怀里,崇崖抵挡不住这样的绝色,就像触摸晶莹剔透的玉石一样轻轻拂过,指尖轻点着那一片luǒ露的香肩,暗香浮动,简直令他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糟了,这魔头轻易就被凌霄的美色给骗住了,现下难道要我替她服侍这色魔吗?!

       容月没忍住一下子挥掌过去,狠狠地打在了崇崖的脸上,顿时,五个红红的手指印显现出来。怕不只是守在dòng内的小魔头惊呆,就连挨打的当事人都愣在原地,迟迟没有回神呢。

       她心想:糟了,gān坏事了!我bào露了!悔恨不及,只恨自己这只控制不住的贱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