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页
作者:暮色多情      更新:2021-10-20 08:29      字数:1786
       这次求而未果,凌霄绝不会就此放弃,她只有这条路可选,如果不达成心中的夙愿,否则她费尽工夫出来将变得毫无意义。笔趣阁wwW.biQUshu.NET

       随后,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一步一步慢慢挪出魔殿,直至出了魔界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数日后,她再次来到魔界,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选择单刀直入,而是化作一缕红烟偷偷潜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   魔界不似天界那般华贵jīng致,高傲冷调,到处都是热络不绝的仙家。她变回人身,独自一人在殿内徘徊,从嶙峋石壁看到毒热岩浆,从炙热无比的铁链看到恐怖yīn森的白骨……她并不觉得可怕,反而是心里暖暖的,很安心。她暗暗嗤笑自己,或许那个命格从来不是她的,她只是在那里走了一遭,做一个过客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又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凌霄兀的回头,见崇崖只身站在那处鄙夷的看着她,她朝他微微一笑,那笑恍如隔世,已是一眼万年。

       “千万不要这样盯着一个女人看,否则,你会情不自禁的爱上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崇崖冷哼一声,“少跟我来这套,本尊说过,你若再来,我便取了你的贱命!”

       凌霄曼妙笑了笑,她抚了抚垂在胸前的发丝,聘聘婷婷朝他走去,“魔尊法力无边,何时何地都能取了凌霄的命,只不过……魔尊不想知道天界的致命弱点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“您既然清楚我的来历,那自然也清楚,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知道天界的弱点是什么,只要把握住这个弱点,任凭那天帝再有什么高招,届时也只是徒劳无功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本尊凭什么信你?”

       凌霄不紧不慢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,“这是妖王令牌,天下间只此一枚,魔尊应该不会不认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哦~原来你就是那个在妖界意气风发打败了老妖王的人,这么说,你拿着这个令牌是想表现你的诚意?”

       “手段虽老套,可却是凌霄的真心实意。”她大大方方将令牌递到崇崖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崇崖欲伸手去拿,却顺势抓住凌霄的手腕,一个销魂转身,便将美人拥怀占有,“有的时候,诚意可不是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自古女子香,可夺人心,可夺人魂魄,温柔乡,英雄冢,情不自知,往往刀刀致命……

       一日。暄和牵着白泽来云宫看看容月,怎料,他才知容月早已失踪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   自容月消失不见后,云舒还是狠不下心忍不住去寻,结果杳无音信,四处都打听不到有关她的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他沉闷着,并非是失魂落魄的呆坐着,只是不愿多说一句话,对于容月的失踪,他又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来,是了,毕竟那些狠心的话是他亲口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“云弟,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静默良久,他才拿出那本画册,暄和不解,伸手接过去看了个究竟,当他的视线停顿在那幅美人图后,下意识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   他将画册合上,云舒才恍惚开口,“她变成了……凝袖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凝袖仙逝多年,我知你记挂,可到底容月不知情,你又何故这般迁怒于她?”

       是啊。凝袖已仙逝三千多年,那些岁月静好的回忆早就已经随着她的仙逝而彻底消失,现在,陪伴在我身边的是容月,可我却……呵呵,只有最冷血无情的人才会说出那样绝情的话吧。

       “云弟!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心里清楚。你一直清楚……容月她已经对你动了情,你也清楚是允芳给她喝下了忘情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云舒还是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   暄和微微一挑眉,似有不耐,“你已经失去了一个,难道还要再失去另一个吗?!”

       失去凝袖,他已心如死灰,哪里还能再爱上另一个?

       话已至此,暄和自知多说无益,便乘云离开。然而,剩下的只有靠云舒自己想明白,如果他永远都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,那么这辈子他都只能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   杏子得了他的吩咐,去酒窖里搬来了许多酒,只是这些酒全是些靠酒仙秘方调出来的烈酒,小神仙喝了昏睡不起,而他这样的喝了却是借酒浇愁愁更愁。

       刚喝下一口,嗓子处便是一股燥辣之意,烧得他发昏的脑袋愈加昏沉,他自觉喝得差不多了,便抱着剩余不多的酒坛站起来跌跌撞撞去睡觉。哪知却碰上了故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许久不见,上神的气色一如往昔,好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第37章 迷惑

       本来意识还不清醒的云舒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时,他忽然一下清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声音是……我没听错,是她!确实是她!

       已是夜深,四处皆被不知来历的雾气所遮掩,再加上铺天盖地的月光,以至到处雾蒙蒙的看不清楚,幽若诡秘仙境。他循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,却不时来了一阵诡异的风,那风chuī得他两眼模模糊糊,只得远远看见那灼灼的杏花间有一抹红影,且艳丽且妖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