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页
作者:暮色多情      更新:2021-10-20 08:29      字数:1734
       我拿了酒坛过来一闻,啧啧,还真是雪魄酒。笔趣阁wwW.biQUshu.NET

       这雪魄酒乃是用院中的杏花、桃花、梅花和百合的汁液加上清雪池的泉水酿制而成。这些东西自是平平无奇,但加上另一味才巧妙促成了今日这雪魄酒。那便是东海进贡的琼浆。

       琼浆,性至寒至冷,寻常人喝下会醉上半月,但神仙嘛就另当别论了,左不过三五日,好在云舒酒量不错,想来好好休息个两日,应该就能醒过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好歹如今我也是得了道的jīng灵,承蒙你这小子慧眼提携之恩,有句话不是这么说嘛: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看你喝了这么多酒,我还是去准备醒酒的东西吧。

       两日后,云舒恍惚从梦中醒来,我见他醒了,便递给他解酒汤喝。

       他问我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   我在心中思量片刻,脱口而出:“巧了,刚至巳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饮完水后,见我衣服褶皱脏乱,轻微皱了皱眉,问:“我睡着这期间,你是不是又去惹是生非了?”

       我嘴里的水还没来得及咽下去,就急忙摆手辩解,差些被呛死。“唔——没有没有,我哪儿都没去!”

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他语气似有缓和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“千真万确!我…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勤加练习法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许是见我两眼泪涔涔的,于是他心一软,再没责怪我。

       “今日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我费尽心神想了想,却也一时想不出要去哪里,最后云舒只好带我去一个神秘的地方一游了。

       到了地方我才恍然明白,原来是一片桃林啊。

       这桃林景致美不胜收,每一棵树都十分壮硕肥沃,只是现在并非开花时节,放眼望去,尽都是满眼的翠绿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云舒,这里可有神仙管辖?”

       “应当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天界不是人才济济吗?怎的竟连这样好景致的地方都不要?”

       “景致再好又如何,不过是片天生地养的野林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他说这话时,语气里似乎带着一种莫须有的怨气。

       正当我神游之际,他的一句话又将我拉了回来。“你若好好修行,等到将来位列仙班,接管此地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!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种小事,我还不需骗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话虽不好听,语气也不佳,但我听了却十分欢喜。我叹然,总归算你小子有点良心了!

       不过两三天,云宫又迎来新的拜访者,不过这次却是位生得着实漂亮的仙娥。

       那仙娥一双弯弯柳叶眉,配上水灵灵的桃花眼,啧啧,玉肌粉唇,叫我见了都要忍不住动心呢。

       她捧着一叠薄薄的请柬,双手奉上,和灼华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,那一颦一笑真真是如诗如画呀。

       “云舒上神,天帝寿宴临期将至,特命小仙前来送请柬,不知仙上今年可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云舒瞥了一眼那请柬,又见我在暗中探头探脑,便自然接过请柬,云淡风轻道:“有劳仙子走一遭了,云舒自会准时赴宴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既如此,那小仙就不多叨扰了,告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离去前,那仙娥对云舒一笑留情,眉眼处还多出了些许羞涩。只是云舒这小子自视甚高惯了,哪里肯正眼瞧上一瞧那仙娥,最后还命我将云宫的大门关好。

       我跟着他回了偏殿,可他却只字不提方才之事,甚至还将那请柬扔在一边,既不看亦不让我碰。

       我一个人闲得发慌,趁着修炼法术之余,便在院中与杏儿说话,顺道提起了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“杏儿,你说天界到底是什么样的?会…跟我们云宫一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我也不知道。不过咱们之前不是听那些凡人讲过么?我想这天界啊,应该是金碧辉煌,云雾缭绕,四处都金光闪闪的!诶?小月,那你想去天界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想了!云宫虽然好,可我也很好奇天界是什么样的啊。就是这暄和上神说过,天界非等闲之辈是万万不能去的,像我这种低阶的jīng灵,去了之后,别说常待,就待那么一小会儿,我就该浑身冒烟了!”我甚是苦恼的垂下了头,一点jīng神都提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杏儿沉闷片刻后,它那语气的声调忽然高了许多。“,我问你,你当真想去天界?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嗯!”我卯足劲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好!谁让咱俩是朋友呢!我这儿有一妙计,保你这次心想事成!”

       随即,我附耳过去,细细听杏儿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一转眼,到了云舒携请柬登天宫赴宴会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提前藏身在云舒的衣袖里,然后再让杏儿扮作我的样子去侍奉他更衣洗漱。

       临行前,我听到云舒吩咐杏儿,要她看守好云宫,杏儿临危不乱,十分自然的答应了,最后呢,我也顺顺利利地跟着云舒踏上了云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