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页
作者:暮色多情      更新:2021-10-20 08:29      字数:1749
       我打了个哈欠,懒懒散散的从地上站起来,我揉揉眼,四处张望。比爱书库   wwW.BIAISHU.cC哎?我怎么睡在这儿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想不明白抓头挠腮的时候,我余光瞥见地上的酒瓶子,一下子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好家伙!这是我昨天的成果?!

       完了完了!这些酒可是云舒储藏起来的,要是被他知道是我偷喝光了,他还不得把我的灵芝皮给剥了!吾命休矣!

       不行不行,我得想个救命的法子!

       突然,脑袋灵光一闪,一个绝妙的法子在我脑海中衍生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我先把“赃物”给藏起来,然后去湖边洗了把脸,jīng神jīng神,接着装作没事人一样溜到前殿去寻云舒。

       云舒一如往常般坐在那儿写写画画,我心里算是打了定心剂一样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我礼貌性叩叩门,小心翼翼往里探探头,待云舒抬起头来看向我时,我顺势摆出一副笑盈盈的表情来:“云舒……我有个事想…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搁下笔,坦然自若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我赶忙跳进了门,一路小跑溜达到他案桌前,匍匐下,十分不好意思了扭扭捏捏问道:“我…我就是想问你,怎么……酿酒?”

       “酿酒?”他莫名觉得奇怪,犹问:“你学这个作甚?”

       我心虚的连续眨巴眨巴眼睛,慌忙一笑解释道:“我看你那么喜欢喝酒,我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倒不如学点东西,也好更好的照顾你嘛……”我紧张的咽了咽口水,也不知这说辞能不能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   稍作静默。他起身踱步到一个书架前,观望一阵后,抬手施术将其中一本书取下,随后手一抖,那本书便飞到我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我犹犹豫豫接过那本书,一脸懵懂无知状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书中详细记载了酿酒的过程,从用料到用量,再到密封时间,还有酒的各个品种也都一应俱全,切记,一定要严格按照书中所记一步一步来,否则酿出的酒便不能算作上乘!酿酒的工具全在厨房,外头园子里种了不少花,可用来作辅。另外,你若有任何不懂之处,可随时来问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jiāo代的这么清楚,可想而知,云舒对酒是有特殊的执念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讷讷点点头,仍是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出了殿,我十分苦恼无奈的拿书拍了拍头,这下可好!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我哪里是想酿什么酒啊?我分明是想尽快把那酒给填上,现在可好,给我一个酒谱,瞧这样子,没个一两月,这酒是酿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不行,我得马上去找着现成的酒过来,好偷梁换柱,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厨房,偏殿,仓房,花园,药园……能翻的地儿我都翻了,却连一个酒坛都没看见。我傻坐在地上,仰天发呆,心中无比悲愤,这下是真的完了!小命休矣啊!

       我单手托腮,眼神空dòng的看着一页一页翻过的酒谱。常言道:有眼不识天书字。它认得我,我却不认得它,嗳,我晓得,它们每个长得都差不多,意思却是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我gān脆把酒谱扔到一边去,就地躺了下去,心中不忍长叹——实在太难了!

       第7章 缘起

       我漫不经心地来回走,不经意间还是走到了藏酒瓶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隐瞒?实话实说?

       我打赌这是我有史以来面临的最难的抉择!无论选哪一条路,我都有可能被剥皮。

       我蹲下来,看着那块被翻过的泥土,陷入沉思,随即眼神越发坚定。我突兀抬头,嘴里快速吐露一字——“挖!”

       我抱着那堆瓶子,一路墨迹墨迹,好不容易墨迹到了前殿。说实话,我心里多多少少是打鼓的,可人们不是常说,做错事要勇于承认错误吗?说了,起码心里是舒服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两脚“噔噔噔”大大方方踏进了殿内,然后低着头,“扑通——”一下跪在地上,顺势把酒瓶子摆在跟前,嘴角都快耷拉到下巴了。“我老实jiāo代……我偷喝了你藏的酒!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   先是一阵沉默,而后我却听到一阵慡朗的笑声,“我说你这丫头怎么突然这么勤奋好学呢?敢情原来是为了这酒啊?”

       诚然承认错误需要一个好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

       làng子回头金不换。

       我思忖了一下,偷了人家东西本就是没有理的,现下还是不要多与他争什么口舌之快吧。是以,我十分真诚的行了跪拜之礼,缓缓道:“本来只是好奇,可是没想到喝上了瘾。你只需告知我这酒是如何酿的,届时我定赔你个一模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赔?”他毫不客气的质疑道:“你可知我那酒天上地下只此三瓶,你可知那酒的水是由多个特殊时辰的甘露凑齐而成,你又可知制成那酒的来之不易?莫说给你三百年的时间,就算是给上你三千年的时间,你也酿不成那酒!”